北方法学

2021, v.15;No.90(06) 60-72

[打印本页] [关闭]
本期目录(Current Issue) | 过刊浏览(Past Issue) | 高级检索(Advanced Search)

《民法典》中债权表见让与的解释空间及其构成要件
The Interpretation Space of Superficial Assignment of Creditor's Rights in the Civil Code and its Constitutive Elements

潘运华;

摘要(Abstract):

《民法典》第546条第1款规定让与通知为债权让与对债务人发生效力的法律要件,在债权让与未发生或者无效的情形下,应从解释论上认为当让与人将债权让与通知债务人之后,无论债务人是否积极地知悉债权让与实际上未发生或者无效,一般都能成立债权表见让与。不过,债务人若根据生效的司法裁判文书知悉债权让与未发生或者无效的,鉴于司法裁判具有较强的公信力,债务人不能再继续信赖让与人之通知的正确性而认为债权让与有效。在成立债权表见让与的情形下,债务人可以凭借通知信赖债权让与有效而向受让人为免责性清偿等行为。此时,让与人只能向受让人请求不当得利返还。如果通知主体不是让与人的,或者债务人对债权让与未发生或者无效具有较大主观恶意的,均不成立债权表见让与,让与人不再对债务人承担债权表见让与责任。

关键词(KeyWords): 债权表见让与;让与通知;信赖保护

Abstract:

Keywords:

基金项目(Foundation): 司法部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项目“保理合同的实践难题与理论构造”(18SFB3028)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Author): 潘运华;

Email:

DOI: 10.13893/j.cnki.bffx.2021.06.005

参考文献(References):

扩展功能
本文信息
服务与反馈
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
本文作者相关文章
中国知网
分享